新建饲草料地1000多亩

2020-07-09 11:41

采访感言

按照20天到25天的灌溉周期,周国民正在给人工栽植3年的小胡杨浇水,“再过2年,就不用定期侍弄它们了,这好比它们现在是小婴儿,等再长大一些才能自己吃饭。”周国民指着河岸上的胡杨林说,长大的胡杨树树根能有十几米长,网一样盘根错节,扎得很深。这里的胡杨林是世界上仅存的三片胡杨林之一,也是保存最为完好的一片胡杨林。

创造植绿新奇迹

(责任编辑:尹彦宏)

百米高的火箭垂直总装厂房透过白杨的枝叶提示着我们,不远的地方正是酒泉卫星发射场。说到此处,林旭恒自豪地说:“虽然没有直接担负航天发射任务,但我们所做的事情也应该是间接为我国的航天事业发展作了贡献吧。”

在林旭恒的记忆中,他到这里工作的30多年间,弱水河曾发过2次大水。洪水来的时候,冲毁了河岸,岸边的胡杨林也跟着受到严重损坏。这么多年来,林旭恒带领同志们通过砌石加固,河道护岸,规整河道等一系列措施,完成河道护岸18公里,堤防4.69公里,河道两岸的植被得到了很好的保护。

当汽车长时间地驰骋在大漠之中,满眼的黄沙戈壁由新奇变得单调,绿树是那么让人渴望。在大漠戈壁中,绿色就是生命的颜色。东风航天城正是这样一个被绿树团团护卫着的小城,在对我国载人航天工程进行报道的过程中,我不止一次来到这里,每一次都会被这片生机勃勃的绿洲所折服。一如我国载人航天工程不断攀上新的高度,这里的植绿人也不断创造着新的奇迹。

发源于青海省祁连县的弱水河不仅滋润了古老胡杨林,也是东风航天城赖以发展的依托。“弱水河是一条名副其实的生命河。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要让这条沙漠中的母亲河充满生机。”林旭恒介绍,在近年实施的水利生态工程建设中,这一流域新建人工防护林1.5万亩,新建饲草料地1000多亩,配套自动化喷灌系统,实现天然林草围栏封育8.55万亩。“现在发射场区的降雨量、降雪量逐年增多,黑河的过水量、过水时间、过水次数也是场区近30年来之最。此外,场区的天然胡杨林、红柳密闭度更是显著提高。”

一年中的7月至8月份是周国民他们最忙的时候,那时的地表温度甚至高达60摄氏度,植被蒸发量大,几天没有浇上水树叶马上就发黄。林旭恒也是隔几天就来看看,“戈壁滩上种树跟养活孩子一样。”他感慨道。1987年来此地工作的周国民,现如今夫妻俩住在简陋的管护点上,在这里像养自家孩子一样呵护着这片树林。

强劲的风沙掠过戈壁,在弱水河边放慢了脚步。搭乘水务局工程管理指挥车,穿过树影婆娑的东风航天城,我们来到弱水河南岸。呈现在眼前的是大片大片的人工防护林,白杨、毛柳、沙枣、梭梭,一层层高高低低错落着,它们是甘肃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绿色屏障。

跟着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水务局局长林旭恒走进密密匝匝的沙枣林,身边红红的沙枣一串串挂满枝头。防护林的管护工人们正在忙碌着。“从现在开始,我们还要浇2次水,11月25日之后就要灌冬水了。”每个月都要到各个管护点转转的林旭恒与工人们打着招呼。周国民是这里的负责人,他的家就安在管护点上。